搬运:何为「好质询」

  「本人认为,一位选手的质询,唯有「从对方的响应中」问到某些关键点的时候,才有价值。所以每位选手的质询分数,一律由零分起跳,再随着所问到的关键,逐步加分。此外,质询时原则上只准问问题,不准下结论,违者虽不扣分,但亦将影响本人观感。」

  新辩手质询时最常见的两个错误,一是以长篇申论代替提问,二是以让对方说不出话为至高目的。前者违背了质询最基本的形式上的要求,后者忽视了质询真正的功能和意义。

  目前主流赛制对质询规则的设定,大致是“质询方向答辩方提问,答辩方只能回答,不能反问或打断,质询方可在任何时候打断答辩方,双方共同计时。”就这个规则来讲,质询最基本的形式要求,就是——质询方必须问问题,不能申论。

  一旦质询者把质询操作成了申论,稍微宽松一点的评委会视其为技术上的严重失误,而严格的评委对于此类现象,不仅在技术分上予以严厉扣减,甚至不会把其内容纳入评判。

  而部分小辩手,对于“质询必须问问题”的要求似乎有些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以为在一段长申论之后加一句似是而非的疑问句,便是满足了规则要求,例如:

  「对方辩友,您觉得精神出轨没有伤害到他人,所以就不应该谴责。可是伯克利大学有研究表明,精神出轨者会使对方产生对自身吸引力,和对他人判断力的怀疑,这种心理创伤,难道就不是伤害了嘛?况且,即便精神出轨不一定造成实质伤害,那也是对夫妻感情的背叛,对彼此承诺的背弃,这样的行为,就应该通过谴责来加以遏制,让那些出轨者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悬崖勒马啊!您方认为呢?所以您方的立论是不是不成立?所以我方已经反驳到您了不是吗?我是不是很牛逼?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好吧,这一段长长的反驳,放在申论环节也许是OK的,但在质询环节这么打,除了给评委留下一个「你**有在问问题吗」的印象,以及让对手觉得「我**你到底想问啥」,然后也反馈你一段长长的申论,如:

  「不对,对方辩友……精神出轨的伤害并不是普遍的,就好像一个女人在长期遭受丈夫的家暴和折磨的情况下,一个对她很好的男人出现并让她产生了好感,我们也会觉得这很正常,您方所说的伤害也不会出现。可见精神出轨这件事本身是中性的。更何况,一件不能被控制的事情,你谴责了又有什么用呢?我方之前已经从生理学、心理学、社会学多个维度向您展示了精神出轨是不可控的,一件不可控的事情,通过谴责就一定能减少吗?其实并不见得。我方有数据显示,……」

  所以归结起来,把质询打成申论,或者是「申论+你怎么看?」的模式,第一,不符合质询最基本的规则要求,第二,更重要的是,它消解了质询方的主动权,因为这时候质询环节极大概率变成交替申论环节,这个弊害是致命的。因此,对于新生辩手而言,打好质询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确认和检视自己的质询环节有没有违背“质询必须问问题”的要求,有没有出现长篇申论的情况,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记住,不管你的反驳层次有多丰富,归谬、类比有多精彩,实例、数据、学理有多深厚,都不要给我在质询环节一股脑儿地全丢出去,这件事不应该在质询环节干。

  第二个误区,是把质询当成是一个让对方哑口无言的环节。这种观念一般衍生出两种现象:一是质询方的疯狂打断,让答辩者根本插不上话,或是质询的后面加一句“您回答我是或不是就好了,我不想听到其他的答案”,以此来限缩答辩者的回应。第二种现象,是在质询下小结时强势地把结论钉死——所以您方的这个定义(标准、论点、论证、立场)根本不成立!前者态度恶劣,容易遭至评委反感,甚至让评委引起对答辩者的同情,后者不留余地,往往会引起答辩者的强烈反抗,最终得不偿失。还有第三种情况,通过设计一些「无法反驳」的话,来使答辩者真正地「哑口无言」。这里的「无法反驳」,并非是因为选点精确,理据皆服,以至于「无法反驳」(毕竟辩论圈里好歹有个共识,无法反驳的话,都是废话),而是利用各种逻辑谬误、诡辩技巧,来让人「无法反驳」。这种现象,早年十分盛行,目前随着辩论理念的日渐发展,已然相当罕见。但无论如何,把「让对方闭嘴没话说」当作质询的最高目的,当作好质询的必备条件,显然违背了质询环节的意义所在。

  到这里为止,引入第二个问题,质询的意义是什么?换句话说,质询是如何得分的?

  「一位选手的质询,唯有「从对方的响应中」问到某些关键点的时候,才有价值。所以每位选手的质询分数,一律由零分起跳,再随着所问到的关键,逐步加分。」

  我个人对这段话的翻译,是质询的得分统统只来自于答辩方的回答,并根据答辩方的回答内容进行得分的增减。而质询方的提问在得出答辩方的何种回答之时可以得分,归结起来,大致有4种情况:

  以“精神出轨应不应该受到谴责”为例,反对方至少有两种基本的策略选择:一是不承认精神出轨是一种错误的行为,既然在价值观上没有错,何谈应该谴责?二是承认精神出轨是错误的,但是谴责对于减少精神出轨没有意义或者是弊大于利的。

  作为一个超级联赛的主力球员并以可爱的个性被许多人怀念,但布拉德的足球生涯远非轻松愉快。在为维冈比赛之前,他在非联赛挣扎了好几年。他从Corinthian开始,在进入职业比赛之前,他曾效力于达特福德和Gravesend & Northfleet。从那以后,他一路闯入英超。

  正:对方辩友,确认一下,您方认为精神出轨在道德上是不是错误的?一个人人都精神出轨的世界,和一个人人都不精神出轨的世界,哪个更好?

  反:我方承认没有精神出轨更好,但是谴责精神出轨没有用,它甚至会加剧精神出轨的现象……

  正:谢谢,所以换而言之,今天双方的分歧不在于精神出轨有没有错,而是在于谴责有没有意义。

  在上述攻防中,正方从反方口中得出了“精神出轨是错误的”的结论,极大程度上帮助正方顺利推进。倘若没有得到答辩方的这个回答,正方可能需要花费一大段陈词时间,从精神出轨的本质,是对伴侣的不负责任啦,对承诺的背叛啦,以及精神出轨对伴侣带来的一系列精神上、心理上的伤害,来论证“精神出轨是错误的”。因此正方的这个质询,让答辩方说出了能够帮助正方加速推进立论的内容,可以得分。

  同样以“精神出轨应不应该受到谴责”为例,反对方主张谴责精神出轨不仅没有意义,甚至弊大于利:精神出轨不可控、谴责对于减少精神出轨没有效果、谴责可能使双方的婚姻关系变得更加不稳定,反而弊大于利,等等……

  「正方:您方认为精神出轨不应该谴责的理由,是谴责没有意义,因为它不能使精神出轨的现象得到遏制,对吧?

  正方:犯罪学的羞耻理论表示,对一个错误的行为实行社会谴责,能够让人产生羞耻和悔恨,从而收敛行为。这能不能说明谴责是有效果的?

  反方一旦如此回答,相当于正方成功地透过质询让反方直接或间接承认了“谴责精神出轨也许能够减少它的发生”,因此正方在这一点上可以得分。

  或者是,反对方主张精神出轨在价值上就是没有错的,它是自由选择,它没有对其他人造成伤害,等等……

  正方:根据中国婚姻调查,近60%的女性认为,精神出轨带来的伤害还远大于肉体出轨,为什么肉体出轨就该谴责,精神出轨就不应该?

  正方:来看资料,伯克利大学有研究表明,精神出轨者会使对方产生对自身吸引力,和对他人判断力的怀疑,这种心理创伤,算不算伤害?

  在这里,正方同样迫使反方承认了「精神出轨是有伤害的」,破坏了反方的立论,同样可以得分。

  答辩方的此种回答,在内容上不见得有帮助对方推进,也不见得妨碍己方立场,但是与己方的立论架构或者是先前的说法自相矛盾。

  若谴责精神出轨的反对方在立论时主张“精神出轨虽然有错,但是谴责精神出轨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谴责并不会对减少这种行为有效果”。

  这便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回答。由于反方立论时主张的是“谴责是没有效果的,所以不应该谴责”,那么在逻辑上,就必然要求反方采取“肉体出轨也不应该谴责”的态度。一旦反方在这个问题上有所游移,那便是自相矛盾,质询方把这一点逼问出来,可以得分。

  正方用例子描绘伴侣遭受对方精神出轨时郁郁寡欢甚至轻生的悲惨场景,用学理来举证精神出轨对于伴侣的心理、精神上的创伤,用数据来堆砌普遍人对于伴侣精神出轨的感受和态度,在各个维度上充分展示精神出轨对伴侣造成的巨大伤害,可谓是「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然后在质询环节中,出现如下场景:

  「正方:对方辩友,精神出轨对伴侣带来如此巨大的伤害,在您看来,这还不是错,对不对?

  这时候,反方有义务解释这个问题,在精神出轨会带来如此巨大的伤害的情况下,在反方看来,这依然不是错,这个自由不需要受到管束。在正方已经举证和描绘出那么多因为伴侣精神出轨而患病、轻生的情况下,如果他的回应仅仅停留在摆出态度,这叫做有悖于常情常理,却没有合理解释。

  总而言之,在我看来,质询的意义,就在于暴露答辩方在答辩过程当中出现的这四类问题,并把它展示在评委的面前。因此,好的质询,就在于高效、迅速、精准地,在答辩方的口中,得到这几种信息。

  所以我认为,每一个辩手都应该摸索一套适合自己的质询操作,帮助自己最高效地达成这几个目的。单纯地复制前辈的打法,不见得比自己一步步打磨精进,要来得有效。

  最后安利几个视频,不妨按照上述提出的几点原则,来检视一下,视频里的他们,是用什么样的技术动作,以什么样的节奏,什么样的选点,来达成他们质询的目的的。

  2、第五届新国辩半决赛 墨大VS复旦 国家有/没有义务减少离婚 反四质询

  3、第六届世锦赛小组赛 新国大VS世新 传统孝道是财富/包袱 正四奇袭质询

  4、第六届世锦赛半决赛 南师VS大工 心灵鸡汤有/没有营养 反二奇袭质询

  5、第三届新国辩半决赛 台大VS中大 网络舆论让我们的思考更多元/单一 正四质询&正三质询

  6、第二届新国辩决赛 港中文VS人大 当代犬儒主义是/不是弊病 正四质询

  7、第二届新国辩半决赛 天大VS港中文 出世容易入世难/入世容易出世难 反四质询

  9、第四届新国辩复赛 新国大VS武大 美国该/不该在民间实施全面禁枪 正三质询&正四质询&反四质询

  10、第四届新国辩挑战赛 该/不该做直播世界的超级英雄 胡渐彪学长的质询

  12、第一届新国辩决赛 莫纳什VS台大 沉默/愚昧更可怕 正四质询&反三质询

Copyright © 2022 世界杯投注网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